母親為救女兒涉險臥底傳銷

2015-03-25 11:48 來源:新華網

母親為救女兒帶農藥臥底傳銷

21日晚,趕在成都往湖北天門的列車開動前,任有梅偷偷下了車。眼見列車開動,她流著淚給小女兒發了一條短信:“雪,一定要聽話回家,我再去勸一下你姐姐。”
    在此之前,她已經勸了無數次,但得到的回應每每都是大女兒的怒視和咆哮:“花6萬多可以賺一千多萬,這是個改變家庭命運的機會!”大女兒眼中的“一夜暴富”,在她看來,卻是再明顯不過的傳銷謊言。
    為了揭穿這個謊言,這個母親下定決心,冒險來到郫縣臥底。一周內,傳回近百條包括窩點和騙術的短信。結合任有梅傳回的信息,郫縣民警將兩姐妹解救。24日,在母親的反復勸說下,大女兒終于答應:先跟母親回家!

母親為救女兒帶農藥臥底傳銷

傳銷陰影下的親情三角

大女兒魏雨/大學畢業

篤信“投入69800元就可以收回1040萬元”的“致富神話”,借錢來到郫縣入伙,直到被警方解救,她還在抱怨母親“不要亂說”。

小女兒魏雪/大學在讀

被姐姐魏雨拉入傳銷組織,被解救后先送回老家。

母親任有梅

在苦勸無果的情況下,以身犯險,前往女兒所在傳銷組織臥底,她怕兩個女兒就此被毀了。沒有辦法的辦法。

母親為救女兒帶農藥臥底傳銷

臥底

母親認為連小學生都能看得穿的傳銷騙術,大女兒卻執迷不悟,每每勸說卻總換來怒視和咆哮。更讓她憂懼的是,大女兒還將自家小妹拉進了這個“致富神話”構建的騙局……

女兒借錢陷傳銷騙局

任有梅,湖北人,有4個子女,大女兒魏雨,大學畢業多年,去年來到成都郫縣;小女兒魏雪,還在湖北某高校上學。去年,魏雨被朋友的一個“致富神話”帶到郫縣。“投入69800元,就可以收回1040萬元。”這是這則“致富神話”最核心的內容。
    緊接著,在郫縣,她同其他剛進來的人一起,被安排見了一位高管。這位高管還特意展示了他的豪車、豪宅,并給每個新來的人打氣道:“只要你跟我們一起奮斗,你也能過這樣的生活。”
     漸漸的,在不少人的輪番勸說下,她找人借了錢,又從家里拿了1萬5,準備湊齊69800元。“她積極得很,今年春節都沒回家。”任有梅說,魏雨是學設計的,本來在武漢有一份不錯的工作。

苦勸不聽 她冒險臥底

讓任有梅萬萬沒想到的是,不久前,魏雨將妹妹也叫到了郫縣。
     盡管反復勸說兩姐妹“這不可信”,但魏雨反復回答說:“這是改變我們家庭命運的好機會,你不懂!”還說她每天都在上班,不信可以來郫縣看看兩姐妹的生活。
    天下哪有這等好事?任有梅愈發懷疑兩個女兒是進了傳銷組織。3月11日,她只身乘火車來到郫縣。“我就是想看看那些人是怎么騙我女兒的。”她說,出發前,她除了專門聯系了姐姐任君霞,并未將此事告訴過多人,“她到處做生意,見過世面,她還說在媒體上看到過這樣的騙局。”任有梅與姐姐約定,她前去臥底,然后把里面的消息偷偷傳給姐姐。
       這次,她還帶了一瓶農藥,“我非得把她們勸回去。”一個母親的涉險。

揭底

臥底傳銷組織,任有梅不僅要去對付“組織”的那些人,她還要避開甚至“騙過”自己女兒,深夜躲在被窩里以短信的方式把相關信息發給有約在前的姐姐。經過一周的努力,換來了警方的解救……

自稱被輪番監視

3月12日晚,任君霞收到妹妹發出的第一條短信:“我在郫縣梨園路,他們沒讓我聽課。”此后幾天,每天深夜,短信從未斷過。這些短信就像是一個個碎片,任君霞漸漸拼接起妹妹在里面的生活,也漸漸了解了這個“致富神話”。
   任有梅剛進去的幾天,每天兩頓飯,一頓只有兩個青菜,女兒每天最多的工作就是打電話。后來,一位40多歲的高管開始給她講課。直到這時,她才知道女兒所說的致富項目是為國家培養人才、輸送干部,屬于國家秘密,堅決不讓外傳。一次串門,她看到一個老鄉拖家帶口地來到郫縣參加這個項目,年長的有80多歲,一家人有20多人。
      3月18日,任君霞再次收到妹妹的短信:“監視我的人換了一撥又一撥,恐怕和你見面都不方便。”

傳出10余窩點信息

意識到這可能是個傳銷組織后,19日,任君霞也趕到郫縣,并在妹妹不遠處的一個賓館住下。到這時,她已經收到了上百條短信。其中,任有梅將記錄下來講課的地點全部傳了出來,總共有10多處,涉及200多人。“那些謊言說得這么誘人,我真怕她也陷了進去。”任君霞說。
    任君霞不知道的是,任有梅進去臥底后,與大女兒同住。為了傳出消息,每天晚上,只有等到女兒熟睡了后,她才能偷偷的在被窩里面編短信。白天,很多人都曾試圖說服她支持女兒,甚至想勸她也加入。有一次,她忍無可忍,終于和勸她的人吵了起來。

報案后得警方解救

20日,任君霞帶著妹妹傳出來的證據,來到郫縣公安局郫筒派出所報案,請求警方解救她的兩位侄女。當天下午1點過,按照臥底母親提供的地址,郫筒派出所的10多名民警和郫筒工商所的幾位工作人員找到了魏雨、魏雪姐妹。
  記者看到,包括任有梅母女在內,這套三居室的房間住了6個人。面對詢問,均辯稱各自有各自的工作,一起合租的房子。其中,一名年輕男子自稱在犀浦賣烤魚,因為這邊租金便宜,才舍近求遠租到郫筒鎮。但當民警問起烤魚店的具體位置,男子一時語塞。
      而在一旁,民警剛要開口詢問任有梅,魏雨連忙上前插話:“媽,你才過來耍幾天,不要亂說。”任有梅私下告訴記者,她的兩個女兒之前曾在他人安排下,看了高管的豪宅、豪車,她們一心想掙回那1040萬,“根本聽不進任何勸說。”
      一個小時后,6人均被帶回郫筒派出所接受調查。“臥底母親”所不知的險情:一直想拉她下水
    在任有梅的指引下,民警從魏雪同住女子包中找到幾張記得密密麻麻的紙條。通過一張紙條上的記錄,任有梅才知道她的臥底工作是多么兇險,“原來他們一直對我有懷疑,還偷聽了我勸女兒,怪不得一直有人輪番監視我!”任有梅說,怪不得我剛來的時候,他們問我看不看新聞。
   紙條有一頁記錄的是3月13日到3月17日的事。這正是任有梅冒險臥底的這段時間,所記錄的也大多與任有梅有關:“她(任有梅)防備心很強,很多個人信息都沒有實事求是的說,還私底下勸她女兒說,這么簡單的東西,連小學生都看得出來,說她執迷不悟……還說培養什么人才,可笑,這后面有個很大的組織,這種騙局都看不出來。甚至,她只要沒看到女兒,就在每個房間找。”
    最后,記錄者在建議:因為她目前能識破這種騙局,疑心重,勸她的人只能暫時不提這事,往后拖。建議高手先藏起來,后面(以后)再出馬。對話

為什么要以身涉險?“臥底母親”:我不去,她們就毀了

21日,因為民警對6人分開詢問,記者與任有梅進行了單獨對話,她向記者講述了臥底一周的經歷。
      華西都市報:你之前強烈反對,又突然到郫縣要求和女兒住在一起,他們沒懷疑你嗎?
    任有梅:當然懷疑了,還問我看不看電視、看不看新聞,我騙他們說我從來不看新聞。之后,我又說我是來看女兒在這邊過得好不好,好的話我和她爸才放心讓她在這里干下去,這樣,他們才讓我留在那里的。
      華西都市報:為什么要冒險去臥底?
     任有梅:我不去,她們(兩個女兒)就毀了,我本來想找齊證據,把這個組織都連鍋端掉的。但開始他們根本就不信任我,不讓我聽課,后來慢慢讓我聽課,我還主動幫他們做飯。
       華西都市報:遇到過危險嗎?
    任有梅:危險倒是沒遇到,反正我是帶著農藥來的,不怕他們。不過有一次,我在紙上偷偷寫下聽課的地點,好像被一個監視我的人發現了,我就順手丟到垃圾桶里。我們兩人僵持了近一個小時,后來我支走了他,趕緊把紙條找出來丟到了下水道。
      華西都市報:把女兒帶回去,她們會不會偷偷跑回來,以后打算怎么辦?
    任有梅:不知道,感覺雖然對我兇,還是有點醒悟了。帶回去后,我打算和她爸帶她們去廣東找工作。這世上就沒有天下掉餡餅的事,只有憑勞動掙錢。

(應當事人要求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揭秘傳銷組織騙術曝光:盯身邊人 編一個謊 演一出戲

事實上,兩姐妹參與的這個“一夜暴富”項目,之前曾被包括央視在內的眾多媒體報道過,名為“1040工程”的非法傳銷組織。但他們是如何做到讓兩姐妹深信不疑的呢?臥底一周后,這位母親逐漸找到了答案。
   其中一張紙條詳細記錄了如何說服一個3年未見的朋友加入組織。“目標人”叫常剛,和記錄這張紙條的人是同事關系,并注明信任度一般。
    紙條上,常剛的婚姻狀況、家庭情況、性格、優缺點均被詳細記錄。在“邀約謊言”一欄,記錄者寫道:“我們有兩三年沒見過面了,我就說我在做服裝生意,叫他過來,跟我發貨做物流管理,工資沒有具體說明。”一旦見面,記錄者要求組織找人配合演一出戲:“找好配合人及角色定位。”
      此外,記錄者還詳細闡述了為何能夠說服常剛:他有想法、但一直沒有機會,現在在家玩牌,輸了好幾萬,想快速掙錢。

版權聲明: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
分享到:0
 
 
大乐透60走势